Latest from the CAP

Recent Posts

  • 在肯尼亚拯救斑马是怎样一种体验?

    在肯尼亚拯救斑马是怎样一种体验?

    2015年6月1日早上,非洲环保组织ANAW(非洲爱护动物组织)在肯尼亚内瓦沙湖附近的志愿者营地又迎来了一拨野保志愿者。对于经常组织志愿者在这里清除盗猎者捕兽陷阱的ANAW来说,这一次的志愿者有些特殊:30个人的志愿者团体里,有16名是经由中南屋组织来的中国人。不出意外的话,这是在非洲的中国人第一次参加这种类型的野保志愿者工作。 在肯尼亚大草原集合并趁着没干活形象比较好拍了张集体照后,大家开始三两分开,在草原上寻找这次清扫行动的目标:捕兽铁丝陷阱。 铁丝陷阱往往在丛林里野兽常走的小道上布置,动物一旦踩入或者脖子套入,越挣扎就会越紧。 发现了铁丝陷阱后,我们的志愿者会用钳子剪断它们,并且尽量带走。 铁丝陷阱我们看到了两种:一种是细铁丝,在树丛里。另一种是粗铁丝,埋在水源附近的地里,动物一旦踩入,再也无法挣脱。对于后者,志愿者们需要通过挖掘来排除。 你是不是觉得这些铁丝网造成不了多少伤害? 你错了。 很快,我们发现了身上带着铁丝网陷阱的斑马在不远处挣扎。为了检验伤情,KWS的兽医先用麻醉枪将它麻醉,然后我们再能仔细观察情况——注意,以下情景不是那么欢乐,在非洲safari过无数次的你,恐怕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况的斑马: 你是否能够想象?斑马的腿可以被这些铁丝折磨成这样? 经过仔细检查,兽医宣布:这只斑马的腿伤势过重,已经无法医治了。此时,安乐死是对它最人道的方式。于是,兽医给它注射了安乐死药剂。 斑马死去了。兽医终于可以用大铁钳将铁丝网拆除。场面过于血腥(是的即使和前面的图片相比),因为铁丝嵌得过深,斑马的腿几乎已经断了,而且严重感染。 对于大家来说,虽然见惯了奔跑的斑马,都是头一次见到一只活生生的斑马这样死在面前。 第二只斑马被发现时,大家都很难过,担心又将见证一次安乐死。 但是很幸运,这只斑马还有救。经过处理后,它一瘸一拐地离开了。 第三只斑马,伤在脖子。 ... Read More »
  • Not all Chinese are ivory buyers: Chinese community in Kenya volunteers for wildlife conservation

    Not all Chinese are ivory buyers: Chinese community in Kenya volunteers for wildlife conservation

  • [AUDIO] China’s proposed ivory ban: breakthrough or BS?

    [AUDIO] China’s proposed ivory ban: breakthrough or BS?

  • [AUDIO] Greenpeace: China illegally fishing in West Africa

    [AUDIO] Greenpeace: China illegally fishing in West Africa

  • [AUDIO] A flash point in China-Africa relations re-opens in Zambia

    [AUDIO] A flash point in China-Africa relations re-opens in Zambia